我的少数民族兄弟

2019-11-19 18:36:19         浏览量:578

插图:郭洪松

[中国故事70年,我们一起走过]

在云南省普洱市的第一座新中国民族团结纪念碑上,有一件引人注目的文物。这是毛主席应云南傣族姑娘冯玉晴的要求,在1950年10月3日,新中国成立一周年,在全国党代会上题词“前进”。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在云南省创办的第一部文学刊物《边疆文学》(原名《边疆文学》)的编辑,在我数十年的编辑生涯中,我与许多少数民族作家交了朋友,成为兄弟姐妹。我目睹了他们在文学创作道路上的不断“进步”。

普米诗人

《爇地集》以诗为证

居住在梁潇山的普米族属于我国众多民族中人口较少的民族,目前只有3万多人。新中国成立前,俄罗斯的顾彼得在历经种种磨难,探索宁蒗的小凉山地区后,写了一本名为《被遗忘的王国》的书。在书中,他将普米族描述为一个绝望的民族。然而,在梁潇山一个叫刘国的山寨里,一位在国内外都有影响的普米族诗人出现了。他用自己的诗歌证明了在新中国,每个民族都充满活力,普米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民族。

那是1989年的冬天,阳光明媚的绿色湖泊仍然洋溢着春天的气息。发现和培养不同兄弟民族的优秀作家是边疆文学的传统。当时,虽然名字改成了“西南文学”,但每一位编辑都睁大了眼睛,希望从贡献中找到优秀的少数民族新作家。我走进登记捐款的办公室。我桌上有一大堆从全国各地邮寄来的手写手稿。注册后,我分发了相关编辑的选择。我正在翻看一堆登记的诗歌,突然手稿上出现了一位名叫"鲁奥迪克"的奇怪作者。在我的印象中,我的日记没有发表他的作品。当我打开手稿时,我看到作者背后的普米族的名字。一首歌“我以树的名义”出现在我面前:“我以树的名义/在滇西高原长大/相信这片土地/可以收获语言/-我深深扎根/相信这片星空/可以产生美丽的意境/-我张开双臂……”清新简洁的诗风溢出了年轻普米族作家对诗歌的不同理解。我认为这首诗的幼苗扎根于滇西高原,在美丽的星空下,一定会长成一棵大诗树。当时,作为负责诗歌的副主编,我破例在1990年的第一期《西南文学》上直接发表了这首诗。这也是陆若昂在省级文学期刊上发表的第一首诗。从那以后,我开始关注他,并在《云南日报》、《滇池》、《金沙江文艺》等刊物上读他的诗。我们邀请鲁奥迪基参加一年一度的全国边境文学作家笔会。在笔会期间,我去了北京参加会议。我直到最后才回来。我在美丽的滇池海坑公园看见了他。吴颖的尸体戴着一顶普米帽子。他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智慧、真诚和善良。我们紧紧地握着手。他叫我张老师,我叫他普米的好哥哥。第一次见面给对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这个笔会,他创作了一组关于金沙江、梁潇山和泸沽湖的诗。刚接到中国作家协会的通知,我们就推荐了第五届少数民族文学马奖的作品,并推荐了这些诗。很快这个好消息就传到了编辑部和梁潇山,若开基的《金沙江》(另外三首歌)获得了大奖。我记得我从新闻广播中看到鲁奥迪基穿着一件全新的普利米礼服,并获得了闪闪发光的骏马奖杯。这是爇第一次获得国家奖。我激动得流下了眼泪。祝贺我的好兄弟鲁奥迪基,普米族的“骏马”,他正沿着新中国的文学之路驰骋,前途光明。

从那以后,ruodiki的名字经常出现在报纸和杂志上,从彩云的南方到大河的南北。他用诗歌来证明他和他的国家正在进步。

随着新中国成立50周年的到来,民族出版社决定出版他的诗集《我曾经属于原始无边》。我被邀请写一篇序言来祝福我的普米兄弟和我们的祖国。这也是人口只有3万的普米族送给祖国的温馨礼物。我似乎看到这个“曾经原始而无边无际”的国家已经爬上了新中国伟大建设工程的高高的脚手架。普米族的一位年轻诗人“把祖先的梦想变成了现实”。不久,卢若又一次获得了骏马奖。他的诗集获得了第七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几部权威的中国百年新诗集都收录了他的代表作《梁肖山很小》,这是普米族在中国当代文学道路上最辉煌、最美丽的“前进”足迹。

如果陆川是一个感恩的诗人,他深深地爱着他的父母,这片神奇的土地,以及给普米族人民带来希望和活力的新中国。他的父母是梁潇山消息灵通的马壶头(茶马古道上马帮的首领),也是刘国山村的“皇后”,会唱许多普米族民歌。爇的身心流淌着他们的血液和民族文化基因。他把最干净最神圣的眼泪变成了真诚的诗歌,出版了六部诗集,包括《没有比眼泪更干净的水》、《普米心经》、《时间与食物》。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他发表了《用诗歌证明》一文在这个伟大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抱有希望。我的诗歌证明了这个国家的希望……我想用简单的情感和诗句来表达我们国家的现在和未来。每当他谈到普米族和梁潇山,他总是噙着眼泪举起自信的拇指。

与彝族作家

米切赞兄弟会

米奇·若昌(Mitch Ruochang)是一位来自云南武定县一个贫困山村的一流民族作家。他说这是我遇到的命运,我成了他的兄弟。是的,因为文学纽带,友谊得以发展。

1990年12月26日中午,我正要午休,这时敲门声赶走了昏昏欲睡的脑袋。原来是张晓梅,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年轻女摄影师。在她身后是一个年轻的彝族男子,一张害羞的脸。肖梅说:“张老师,你哥哥是来为你做贡献的。”看到我有些迷惑,她连忙说道:“他的名字叫张永祥。这和你的名字只有一个词不同,不是兄弟吗?”我赶紧叫他们坐下,妻子热情地端来了热茶。为了减轻他的尴尬和不安,我和他进行了一次家庭谈话。他告诉我,张永祥是老师在学校时根据他的易名迈克尔罗取的中文名字。在彝语中,米奇的意思是小米。他说寨子很穷,他的父亲以任何不希望有更多粮食的人的名字给他命名。在学校学习后,他迷上了文学。他一有空就看书。他还学会了写诗和作文,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诗。他说着,拿出一堆手稿递给我。他的手有点颤抖。我知道对一个少数业余作家来说写作并不容易,所以我面对面地阅读了手稿。虽然这些东西不注重任何意境或意境,但有一股彝族山村的气息。我留下了一部不短的《山民》,发表于1991年第五期《边疆文学》。28岁的米奇说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

作为一名从业余作家进入编辑团队的文学工作者,我非常清楚初次出版的鼓舞人心的力量。之后,我看到《云南日报》发表了他的文章《山里的野牛》,通过个人经历写了一个假老师的生活。我非常情绪化,获得了“我和老师”作文二等奖。不久之后,他在我的杂志上发表了《山姐》。这部作品描述了一个贫穷的山村农民的传奇经历,他走出山村,成为一名企业家,以抵制改变婚姻的邪恶习俗。他在“首届全国农村主题和扶贫主题文化艺术竞赛”中获得二等奖。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给我看了获奖通知,上面盖有中国农村扶贫基金会等权威机构的公章。他获奖的地方是人民大会堂。我告诉他这是真的,并祝贺他!他从未出过城。那时,很难买到去北京的火车卧铺票。我妻子很难得到它。就这样,一个山村里贫穷的文学青年带着她的爱人和女儿,带着幸福和喜悦进入北京领奖。中央电视台也报道了这个奖项,我碰巧看到了。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他和一等奖得主李存葆一起站在领奖台上时,我忍不住哭了起来,远在昆明。

从那以后,米奇在创作上更加勤奋。他用对母亲和祖国的“迷恋”创造了。他的散文集《情感高原》获得了第七届少数民族文学奖。我们之间的兄弟友谊也日益加深。在家乡的一次笔会上,许多彝族兄弟姐妹说,虽然你们是老师和学生,但实际上你们是不同种族的兄弟,名字只有一个词的不同。你应该喝酒来和金兰交朋友。因此,你应该用一杯当地的生态食品酒来举起你的酒杯,勾住你的手腕,一起交朋友。从那以后,如果有什么开心的事情,比如他哥哥被公务员录用,他女儿被大学录取,以及他对一流作家的评价等等,米奇都会和我分享他的快乐。,所有这些都将通过电话宣布。它真的不是亲兄弟,但比母兄弟好。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母亲,那就是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独龙之子

高德荣帮助我改变了工作。

在党的关怀和各族人民的支持下,独龙族人民使整个氏族摆脱了贫困。一个70年前甚至没有姓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刀耕火种的农业中,实现了跨越一千年的梦想。独龙族杰出的儿子戈德温因其贡献而成为时代的楷模,在全国闻名。他最近被授予“人民模范”的国家荣誉称号。事实上,他是生活中一个简单、善良、真诚的普通独龙。

这是我们第一次采访独龙江。他非常高兴。这是第一次有这么多作家写他的国籍和家乡。采访的第一站是八坡小学,它是新中国成立之初成立的,是独龙族历史上的第一所学校,也是高德荣的母校。文化和教育在他心中非常重要!第二站是采访贫穷的普卡瓦村。这是他们正在进攻的戈德温要塞。第三站感受独龙江的道路和桥梁。独龙江是中国路桥的自然博物馆。它给你一种感觉,一个国家如何从来没有道路,直到它走出它。

由于独龙江生活艰苦,他起得很早,去独龙江网炖野生鱼给我们吃。当我品尝这种没有任何污染的美味孤独的龙鱼时,我不禁大喊:“高德荣,我们的好兄弟!”所以我们拥抱在一起,我决定只和几千人一起为独龙写本书。之后,我两次去独龙江进行更深入的采访。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夕,一部20万字长的报告文学初稿完成了。我打电话来说,我想再听听他的意见,并做些改变。然而,不到半个月,他带独龙江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到昆明,花了一个上午谈论他的修正案。

在我寄给他的初稿中,除了一些错误和遗漏,大部分都只用铅笔或问号标出。他说,他和乡党委同志仔细阅读了初稿,特别喜欢工作中关于独龙族人民在反对外国侵略、保卫祖国边疆、维护民族团结和加强历史上各民族团结方面所作贡献的一章。历代统治者将独龙族描述为野蛮人,这是种族歧视。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独龙族有着悠久而光荣的历史。这本书还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和独龙族同胞在独龙江公路建设中对鱼和水的深厚感情的故事,他认为这是生动感人的。他说:“张先生退休后,70岁的他去独龙江采访并为我们的国家写了一本书。我想表达我真诚的感谢。”他还提出了一些建议,希望在扶贫工作中增加一些促进全乡、帮助全民族的内容。初稿中有一章是关于“独龙族杰出的儿子高德荣”他说:“我应该少写点,建议写一些走在时代前列的独龙族先进人物和在独龙江建设中死去的其他民族的杰出人物。”这一章最终被改成了“数浪漫的人物,看现在”,这不仅是为高德荣写的,也是为其他先进人物写的。书名是《进入独龙江》,他说最好把“进入”改为“接近”。他没有说清楚的原因,我想,虽然我进了独龙江三次,但我还是粗略地看了一下,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走近独龙江》得到中国作家协会的支持,并被列入云南省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的创作项目。这本书出版后,获得了云南省文学艺术政府奖。这是我退休后的一本重要的书,也体现了独龙族和高德荣的艰苦努力。

(作者:张永权,原云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山西十一选五 秒速牛牛 贵州11选5投注 甘肃快三 pk10注册送58

上一篇:眼看中国在芯片制造发力,印度也想照葫芦画瓢?却面临3大难题
下一篇:智能手机不智能:iPhone4元旦闹钟失灵,Galaxy N
您已顶!来,表个态~
×

推荐阅读

返回首页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

最新推荐

屡获“视后”却不红,马云最喜爱的女演员,因一句话被骂上热搜
屡获“视后”却不红,马云最喜爱的女演员,因一句话被骂上热搜
给力!水利厅长带队督办 涟水县五港镇新港福居小区居民10月底
给力!水利厅长带队督办 涟水县五港镇新港福居小区居民10月底
一架波音767在俄硬着陆,俄网友:期待C929,实在不行C9
一架波音767在俄硬着陆,俄网友:期待C929,实在不行C9
沙特石油设施遭袭国际油市全线大涨 势头能持续多久?
沙特石油设施遭袭国际油市全线大涨 势头能持续多久?
新秀曼:哈登很难防 卡哇伊等人给了我些建议
新秀曼:哈登很难防 卡哇伊等人给了我些建议
吃得不对也会让你变成“黄脸婆”
吃得不对也会让你变成“黄脸婆”
“如果我睡着了,把我抱到屋里”8岁女儿的字条,让他泪流满面
“如果我睡着了,把我抱到屋里”8岁女儿的字条,让他泪流满面
长治:施工击穿地埋电缆 供电公司帮助恢复供电
长治:施工击穿地埋电缆 供电公司帮助恢复供电
一夏无病,入秋三分虚,秋季要“暖养”!如何艾灸?秋冬不犯病
一夏无病,入秋三分虚,秋季要“暖养”!如何艾灸?秋冬不犯病
丹江口水库迎来今年最大入库洪水,水利部门全力防御汉江秋汛
丹江口水库迎来今年最大入库洪水,水利部门全力防御汉江秋汛

权所有Copyright (c) 2009-2019 copyright 爱园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